暴亏8亿、股价跌8成,朴新教育残喘,周宁新闻

宣汉新闻 2019-03-06 字体:
周宁新闻:3月5日△∟,朴新发布2018财年四季报和全年业绩♂。第四季度财报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π,其完成营收5.314亿元∟,同比增长24.2%;净利润亏损2.4亿元▽⊙,同比扩大10.3%;销售费用由1.77亿元增加33.7%至2.36亿元↑,Q4毛利率42.4%、去年同期为36%;学生人数52.12万人∟,同比增长45%◇△。2018年全年业绩显示〇△,朴新教育完成营收22.28亿元┊,同比增长73.7%;净亏损8.33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3.97亿元;销售费用同比增长90.6%至8.48亿元┊□,毛利率为44.2%∴π,去年同期为38.1%;学生人数184.64万⊙,同比增长44.7%;截至2018年12月31日〇π,其现金和现金等价物7.79亿元↑⌒。另外∴△,在公告的最后₯□,朴新教育预计2019Q1营收为5.7亿元-5.95亿元₯⊿,同比增长15%-20%◇。朴新披露财报的当天▽☆,其股价以6.15美元/股报收♂,相比于其股价峰值的35美元/股☆〇,已缩水82%◇。总市值为5.02亿美元△,与大半年前的行业市值第三已是天壤之别⌒。成本控制能力不进反退∵□,并购整合痼疾难愈朴新教育自发布招股书以来□♂,就在亏损的道路上狂奔∵♀。据其招股书显示□▽,朴新2016年净亏损1.28亿元┊◇,2017年亏损值则为3.97亿元⊿,亏损同比增加210.16%∵﹡。到了2018年⌒,其实现营收22.28亿元☆,同比增长73.7%;净亏损8.33亿元▽,亏损同比继续增加109.8%◇☆。国金证券去年5月22日发布的研报中指出▽,“朴新教育处于亏损状态₯⊿,其中股权支付费用占比较大”〇。2018年Q1季度朴新净亏损3.55亿〇,其中有2.82亿元用于股权支付激励团队∟。即使扣除股权支付的费用〇,朴新全年亏损也逾5亿元₯△。无论是营收还是净亏损〇₯,增减比率皆在大幅波动♂∟,这与朴新利用投资并购的模式迅猛扩张存在密切联系♂∵。继Q3财报后♂,朴新董事长沙云龙再次在财报中表示△↑,“由于新政策的发布和我们去年的首次公开募股↑,我们战略性地放慢了收购步伐”﹡。而采用投资并购模式上市的公司〇〇,“整合成本高”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这一问题⊿₯,在朴新教育自上市以来的各份财报中显露无疑□。据招股书显示π,朴新教育2016、2017、2018Q1的营收成本﹡,在数额上分别达到当期营收的58.7%、61.9%和55.2%﹡△。另据其2018年Q4财报显示∴₯,朴新2018年的营收成本☆⊿,达到了当期营收的55.8%——还略高于未上市前Q1的55.2%₯。这一定程度上反映出π,上市一年来朴新的成本控制并无明显起色△◇。蓝鲸教育整理出朴新2018财年四个季度的部分财务数据⊿⌒,进一步分析其在成本控制上存在的问题⌒〇。如图所示□﹡,相比于Q3π▽,朴新Q4营收与营收成本均在同比下降;且其2018年Q4毛利减少逾20%∴♂。但相比于毛利减少⌒♂,其2018财年Q4净亏损缺口竟同比Q3扩大近400%﹡。结合其财报☆,我们发现净亏损暴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落在“营业费用”这一项上♂☆。如图所示◇,自2018财年Q2开始♂,朴新教育的总营业费用就在逐季增加、且增幅加大;与此同时Q4的销售费用₯,相比于Q3仅同比减少0.6%△。Q4毛利同比下降逾20%┊,但该季销售费用却与上一财季持平、总营业费用甚至同比上升近10%∵⊿,可见朴新教育的净亏损缺口明显扩大并非偶然π♂。资产负债率再度抬头〇,手握7亿现金又如何从业务经营角度出发♂,目前朴新旗下至少有留学语培、K12辅导、早教、幼教、艺术教育等品类♂。朴新在利用并购的手段♂▽,做“乐视型”的全产业链发展π⊙。在Q4财报中□,沙云龙还表示近期收购了济南博雅学校(Jinan Boya School)和天才学校(Tiancai School)◇。但收购模式避不开的问题◇,除“整合成本高”外♀,还存在大量承接标的负债的问题◇。这直接导致朴新在发展过程中π,资产负债率始终居高不下┊∵。如图所示☆,朴新教育Q1-Q4财报中♂,资产负债率偏高始终是一个无法忽视的风险◇。且我们发现△♀,朴新教育2018年末的资产负债率已接近80%〇,达到了上市以来三个季度中的峰值♂。但与此同时┊π,朴新所对标的新东方与好未来△,在资产负债率上远远低于朴新□∟。新东方最近四个财季资产负债率在41%-46%之间﹡┊,好未来则是45%-53%之间〇。朴新去杠杆之路☆,在Q2、Q3两个财季间资产负债率仅下调1.19个百分点∴〇,本就是道阻且艰;Q3、Q4两个财季间资产负债率反而窜高7.55个百分点——资本寒冬的临近◇□,留给上市公司去杠杆的时间本已不多;如今朴新的资产负债率又有抬头迹象□∵。能否挺过资本寒冬□∵,谁也说不好□。毕竟◇∟,高居不下的负债率会带来很大的风险性◇,一旦有意外事件发生♂□,上市公司资金链就可能发生断裂π。2018年至今π☆,整顿教培行业的宏观政策可谓层出不穷⌒♂。对新东方、好未来而言⊿♂,宏观调控对其虽有影响但风险可控;但对朴新而言◇,上市之初即遇上多项监管政策的“洗礼”♂◇,颇有一些“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意味♂◇。与此同时▽⊙,朴新的经营性现金流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为“负”☆。如图所示⌒,自朴新上市募得1.44亿美元的资金后⌒♂,其Q2、Q3及Q4财报中显示π,朴新教育所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依次为1.42亿美元、9962万美元和1.13亿美元∵。扣掉募资部分♂⌒,朴新教育上市后三份季报中现金流均为负☆♂。即使Q4现金流缺口收窄∟◇,但依然有2亿元人民币的缺口☆▽。另外∵,7.6亿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对于仅净亏损就达8.33亿的朴新教育而言▽,这笔钱真的算不上富裕▽。况且◇∵,朴新的收购模式决定了其在“买买买”的道路上还要走出相当一段距离⌒。差的标的∵,对朴新而言是饮鸩止渴;较好的标的♂∟,当初的环雅值8000万美元〇﹡,这7.6亿又能买几个环雅这个档次的标的?3月5日△,2019政府工作报告中有数项关键信息▽♂,包括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供给、“互联网+教育”促进优质资源共享——只字未提校外辅导机构⌒,更不要说作为整治重点的K12线下教培机构♂。2019年﹡┊,监管层对这一赛道的整治若持续深入△,将对朴新教育造成多大的影响谁也无法预料﹡〇。最严禁补令后π⌒,新东方7年来首次出现净亏损₯₯,好未来增速不及往年﹡。甚至俞敏洪都表态要亲自上阵∵∴,担任“三化”工作组组长◇◇,推动新东方内部效能优化♀∵,淘汰平庸员工∟〇。行业态势严峻若此♂☆,朴新2019年又将何去何从? 【周宁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