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其心力只为梅,江西吉安新闻

宣汉新闻 2019-04-14 字体:
江西吉安新闻:许姬传致黄裳信札(首页)管继平严格来说☆,许姬传算不上大家□♀,可这个名字还是有人知晓;但凡了解梅兰芳先生的人┊♂,几乎都知道许姬传┊。许姬传是一位造诣精深的京剧史论家♂,也是梅派艺术的研究专家⌒﹡,自1931年成为梅兰芳的秘书后∴,他倾毕生之心力₯﹡,全力辅佐梅兰芳₯,不仅为梅先生写书▽,还参与创编剧本、研讨唱腔、改编唱词等事务♂,即使1961年梅兰芳逝世〇∵,在其后的数十年里他仍未停歇☆,九十岁高龄时据说仍在审阅他《德艺双馨:艺术大师梅兰芳》一书的部分文稿▽∴,为研究和弘扬梅派艺术₯┊,鞠躬尽瘁◇。梅兰芳先生是一位有口皆碑的了不起的人物△﹡,不仅因为他在艺术上取得了卓越的成就⌒,更在于他清淳高洁的品格┊。我读过多篇回忆伶界之文章∴∟,言及梅兰芳的为人时皆颇加赞赏▽△,知礼节、重情义⊿,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含糊⌒◇。抗战时♀,梅兰芳蓄须明志₯,不顾生命危险坚持不为日本人演戏△,表现出崇高的民族气节和艺术尊严﹡。作家柯灵曾回忆∟♀,上海沦陷时他一度接编《万象》杂志□,1943年10月他准备推出一期“戏剧专号”□┊,约请周信芳、杨宝森、童芷苓等十位京剧名角写稿♂,梅兰芳自然是重要一家□。其他名角都应约写了∴,唯独梅兰芳婉言谢绝⊿。稿件虽未约成↑,柯灵却对梅兰芳的冰雪之操∟,肃然起敬〇。梅兰芳于许姬传差不多有知遇之恩□。上世纪三十年代初△π,梅兰芳声名日隆♀♀,其舞台艺术已炉火纯青□,他率团赴日本、加拿大、美国等地演出⊙,大获赞誉⌒⊙,被美国多所大学授予文学荣誉博士学位□◇,“梅博士”的称号不胫而走↑。此时∴,梅兰芳想找一位文笔娴熟且深谙戏曲艺术的秘书↑,自然就想到了以前曾与之拍曲擫笛的许姬传┊↑。其实π,许姬传也是世家子弟◇◇,少年时⊿♀,许姬传随他的外祖父徐致靖读书∴。徐致靖乃晚清维新派的著名人物∴,在戊戌变法时曾向皇帝疏荐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黄遵宪等大臣♂﹡,变法失败后被判“斩立决”;若不是与之有深交的李鸿章通过荣禄向太后求情▽△,将判决改为“斩监候”的话↑〇,“戊戌六君子”就应该变成“戊戌七君子”了〇。徐致靖晚年自号“仅叟”△♂,意即“七君子”斩了六位∴,仅剩其一也♂。我的书架上有一册二十多年前购买的《许姬传七十年见闻录》↑▽,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中华书局出版π∵,买回后一直无暇细读⌒△,近月取出来翻翻〇,很有意味▽。许姬传对外祖父的故事记述甚详♀,其中有几个章节回忆外祖父教他读书﹡,徐致靖晚年时居杭州∵,九岁的许姬传由母亲领着向外祖父磕头行拜师礼↑☆,磕头完毕⊙∵,外祖父指着在太师椅一旁站着的孙儿徐肖研说:“你也要向肖研表兄行师生礼∟,他是你的督课老师⌒♂。”于是许姬传又向长他六岁的肖研表兄跪下叩首□▽,以后他就是徐致靖的“助教”了⊙。外祖父教书很有自己的特点∵⊙,每天只四小时♂,讲授经史诗文◇〇,晚饭后不再令他背书◇☆,而是教唱昆曲∴∵,还有吹笛、弈棋等⊿。用现在的观点来看⌒⊙,徐致靖并不希望孩子死读书⊿∵,他很注重对孩子兴趣的培养♂,也就是如今所谓的“素质教育”⊿。儿时的引导作用果然强大﹡,后来许姬传真的喜欢上了戏曲∟♀。他跟随著名琴师“陈十二爷”陈彦衡学习谭派唱腔⊙,并由此结识了王瑶卿、杨宝忠、言菊朋等众多京剧界的名角⊿┊,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梅兰芳⊿。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梅兰芳为避开日伪侵扰举家南迁⊙◇,入住上海马斯南路(即今思南路八十七号)△┊,恰好许姬传也刚从天津移至上海定居┊⌒,他们之间的交往较以前更勤了起来〇△。所以当梅兰芳欲寻觅一位助手之时∵,首先就想到了许姬传⌒↑。二人商议之后↑,梅兰芳非常慎重♂⊙,先专程登门拜访许姬传的母亲⌒,恳陈来意⌒♂,在获得许母的首肯后才正式定下此事〇♂。梅兰芳年长许姬传六岁♂,故时时以兄长之情对许姬传给予关心和提携◇□,无论是出国表演还是出访会友△,许姬传皆随同在侧﹡∴。那时许姬传经常住在梅宅⌒,出入如同家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梅兰芳应周恩来总理之请出任中国戏曲研究院院长₯♀,迁居北京护国寺街₯↑,许姬传也随同入住┊,成为梅府的重要一员△△。数十年来₯▽,许姬传未负梅兰芳的知遇之恩⌒♀,除了在艺术和工作上倾力辅佐之外▽☆,先后撰写了《舞台生活四十年》、《东游记》、《我的电影生活》、《许姬传艺坛漫录》、《许姬传七十年见闻录》(其中专有一辑“梅边琐忆”)等书⊙。许姬传的文章几乎都与梅兰芳相关﹡∵,梅许之交♂┊,契若金兰⊙,堪称令人羡慕的艺坛佳话₯。在许姬传留下的几本著作中□∵,毫无疑问☆〇,要数由梅兰芳口述、许姬传执笔的《舞台生活四十年》最著名▽▽。此文章自1950年10月起在上海《文汇报》上连载⊿,每天一篇◇,共刊载了一百九十七期⊙⌒。文章刊出后┊↑,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π┊。那时梅、许二人已经在北京居住π△,文章是一边写一边刊登的:每天梅兰芳完成紧张的工作后◇﹡,在临睡前与许姬传作两小时访谈♂☆,许姬传据此拟成初稿♀,寄到上海他弟弟许源来那里┊﹡,经许源来修改润色后♀∟,交给《文汇报》的黄裳编辑发排∴。据时任《文汇报》的总编辑柯灵回忆〇,为使文章能够逐日刊登、不掉链子∵,他让报馆驻京办的谢蔚明协助♂,对梅兰芳进行采访◇,并且搜集资料、拍摄照片等♀◇,在上海则让懂戏的行家黄裳与许源来对接♂,以确保文章能够按时发排♂◇。《舞台生活四十年》之所以影响巨大△▽,不仅在于其丰富的内容π⊿,更在于它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文体——艺坛大师口述回忆录∵☆。在此之后﹡〇,戏曲界有了盖叫天的《粉墨春秋》以及《周信芳舞台艺术》等名家艺人的口述回忆录∴∴。之所以想起这些♂〇,缘于我意外得到了一封许姬传的信札♂。同道好友唐吉慧兄素知我喜好文人书法∟,他在北京的一个拍卖会上发现数封文人信札π,猜我会有兴趣♂,专门来电征询我是否属意⊿□。我以为收藏之道△,皆应随缘▽,故而从不存志在必得的野心┊◇,也缺乏志在必得的底气△。我报了一个可以承受的心理价位♂△,静待最终的缘分了⊿∵。果然还是有缘∟↑!翌日中午◇,吉慧兄传来佳音——许姬传致黄裳的一封信札花落我家〇♂。黄裳是当代著名的文人作家﹡,曾任《文汇报》记者₯,学识渊博⊙⌒,精于古书版本、文史、戏曲等多个领域∟⊙。说来也是缘分▽,大概是十多年前∵∴,我曾随作家刘绪源去黄裳先生在陕南邨的寓所拜访过一次∟◇,记得他说的话并不多∵♀,只是被动地回答几句△⊙。客厅墙上挂的一幅伊秉绶的隶书条幅﹡₯,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〇,可惜当时没好意思用相机照一张△⊙,只是与黄裳先生拍了一张合影♂♀。黄裳与吴晗、钱锺书、巴金诸先生是同一辈的作家△,2012年9月△﹡,他以九十三岁的高龄辞世﹡。许姬传的这封信写于“文革”之后∵◇,那时的黄裳虽未退休☆♀,但已经不做编辑了↑⌒。这封信中涉及的人物如许源来、谢蔚明等♀,加上写信者与受信者◇,恰好是当年与《舞台生活四十年》有关的四人∴。兹将信函照录如下——黄裳老兄:日前寄上留别诗♂,想已寓目₯。顷舍侄国翔来信π,他写了一篇“忆父亲许源来”☆,我略加修改π,兹嘱国翔持稿趋前∟☆,望您细加修改◇☆,最好由您加按语π⊙,说明对《舞台生活四十年》在《文汇报》连载时源来与您联系情形⊙﹡,打算交文汇报发表♀,亦须由您交去♂↑,才能发表〇。《忆梅轩文集》因弟精力日差♂,又此间写作条件不佳(不安静)☆,大约年内或可完工┊△,要加写十篇₯,故要求质量高些▽。所以舍侄之文务请费神整理☆,蔚明兄亦请帮忙∟⌒。舍弟与诸公交非恒泛▽,当必乐于协助也∴。候双祺∵π!弟许姬传启一九七九、九、十六许姬传不仅专于戏曲方面的研究▽⊙,因家庭熏陶⌒♀,他对书画鉴赏和收藏也有相当的癖好;许氏兄弟有个斋号“天泉阁”↑↑,就是因藏有傅山的《天泉舞柏图》而得名的▽↑。定居上海时♂,许姬传与沪上的大藏家吴湖帆、张葱玉以及篆刻家陈巨来、钱君匋等人皆有往来□〇,他自己也工书法☆♂,能楷能行π。他年轻时在银行里当过文书﹡,若是字不好⊙,这个饭碗肯定端不住♂。我见过他的蝇头小楷∟▽,工整秀美⊿,略得“黄庭经”、“洛神赋”之二王神韵⌒,他的行书基本也是走“二王”、“颜书”的路子∵,我们从这封信札上亦可看出少许∴,其笔致宽厚随意⌒□,结体疏朗渊雅∴↑,线条无刚毅凝重之态△,却有行云流水之姿〇♂。应该说↑△,这封信还是写得比较仓促随便的♂π,如果再认真些的话π,相信可以写得更好⌒┊。许姬传给黄裳写这封信⊙⊿,其实是推荐许源来之子◇〇,也就是他的侄儿许国翔写的一篇怀念父亲的文章∟□。彼时许源来刚刚去世♀,刊用这篇文章也颇合情合理⊿,何况许氏兄弟算是名家♀△,与《文汇报》又素有渊源♂₯。但许姬传为郑重起见∴◇,一再叮嘱☆▽,还不惜祭出昔日许源来与黄裳、谢蔚明之旧情☆↑,所谓“舍弟与诸公交非恒泛”◇,以打动编辑并使其重视▽△。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那个年代编辑和作者的认真﹡♂,以及作者要在报上刊登一篇文章♀,是多么慎重♀┊,又是多么困难π⊙!【江西吉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