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出行“无法下单” 网约导游真是“伪需求”?,琅岐新闻

宣汉新闻 2019-04-17 字体:
琅岐新闻:香蕉出行“无法下单” 网约导游真是“伪需求”▽♂?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2017年随着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和共享经济的大潮∴,“网约导游”迎来爆发⌒。如今两年过去☆♂,网约导游平台的生存却并未顺风顺水π△。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包括小米生态链企业香蕉出行、900游、叮叮出游在内的多家网约导游平台〇☆,纷纷转型或无法正常使用⊙♂。另一方面〇▽,游客对乘车的需求也高于对导游讲解服务的需求⊙∵,致使网约导游纷纷组建车队♂┊。共享经济浪潮退去后♀,网约导游是否是“伪需求”∟?  香蕉出行“失灵”﹡,曾获雷军、杜海涛投资  近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〇,小米生态链企业香蕉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蕉出行”)最初主打的网约导游平台“香蕉导游”⊿,已经无法在线上下单↑。新京报记者就此向香蕉出行方面求证后得知↑,目前香蕉导游仅与瘦西湖有合作∟⊿,游客只能在该景区内扫码预约导游〇₯,香蕉导游过去开放式的网约导游服务“相当于没有了”﹡↑。  2017年前后┊▽,随着导游自由执业试点的红利和共享经济的浪潮来袭〇▽,“共享导游”的概念一时红遍旅游业内外▽。各方资本纷纷进军网约导游⊿∟,试图复制一个旅游圈的“滴滴出行”♂↑,而香蕉出行也是其中之一☆⌒。  一方面⌒↑,作为小米旗下第78家生态链公司₯,香蕉出行自诞生起便饱受关注∵☆。资料显示♂,香蕉出行成立于2016年12月↑,CEO钟雨飞等团队成员均出身于小米﹡。创立之初⌒⊿,香蕉出行也获得了小米创始人雷军、湖南卫视主持人杜海涛等人的天使投资∵π。  另一方面◇☆,香蕉出行主打的App香蕉导游也表现不俗〇〇。据介绍☆﹡,游客可通过下载香蕉导游App或在景区扫描二维码∟,便能进入平台预约导游﹡,并在行程结束后对导游进行评价∵。2017年7月〇☆,香蕉出行宣布香蕉导游在内测60天后♂◇,便收获了10万名以上的用户、100万以上的营收☆,并与国内约30家4A和5A景区达成了合作☆∟。  然而两年过去◇,香蕉导游却“不见”当年风光△。目前在香蕉出行的官方网站上☆π,一个翻译机产品占据了网站首页的位置∵,只有拉到最下⌒,才有一行“香蕉智慧出行”的小字链接通向网约导游平台“香蕉导游”↑。  根据官网提示⊙〇,游客需要在香蕉导游微信公众号上下单⊙。新京报记者在香蕉导游公众号上∵♂,仅找到瘦西湖景区、15名北京导游和4名扬州导游的信息▽。这15名北京导游在下单时均被提示“make order error”∵□,无法下单;4名扬州导游则没有下单选项♀♂,瘦西湖的相关旅游产品也全部预订失败┊。  另外┊,在苹果App store中搜索香蕉导游和香蕉出行关键词后♂,只出现了一个名为“香蕉讲解员”的App⌒。在该App的介绍中♂,仍可看见“根据游客个性化需求匹配导游”▽☆,“已开通北京十三陵、扬州瘦西湖、武汉黄鹤楼、婺源江湾等知名景区”等描述₯,但在安装后无法注册♂∟,只能登录﹡♂。  多家网约导游平台关闭主要服务  新京报就此向香蕉出行方面求证▽。香蕉出行有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香蕉导游只与瘦西湖有合作∟▽。而对于瘦西湖相关产品下单失败的问题☆△,该工作人员则表示游客需要在景区内扫码▽□。另有工作人员表示〇,线上预约服务应该是关闭了⊿☆。而对于无法线上预约导游的原因◇,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政策收紧了”⌒。  事实上△↑,网约导游遇挫的平台不止香蕉出行一家▽,另一网约导游平台900游也在谋求转型▽₯。新京报记者下载900游App后发现∴∵,在“找导游”功能里□,不仅无法定位北京△▽,显示的导游也只有一名﹡☆。若要继续下滑页面⊿,也始终保持着“载入”状态▽,无法向下查看更多内容↑π。  新京报记者询问后得知∟,目前900游更多在做旅游网约车⌒,转型做“司机兼导游”↑∴,而北京的网约车牌照尚未获得π。对于为何不做网约导游服务⊙⌒,900游方面表示“导游做得少了▽,还是回去跟旅行社业务”∟。  此外△₯,同样于2017年正式上线的默趣全民向导♂♀,目前在其预订渠道微信小程序上□,所推荐的热门城市中◇∟,没有任何导游信息显示⊙↑。新京报记者联系客服询问⌒□,但截至发稿仍未得到回应♂。  2019年1月∵,深圳市滴滴导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而公司旗下产品为叮叮出游Appπ。新京报记者试图在该App上下单寻找导游∴,但截至发稿仍未有导游接单☆。而新京报记者在拨打叮叮出游客服电话后发现♂,该号码已停止使用▽∟。  ■ 市场现状  游客重“车”不重“导”△,哪家便宜用哪家  相较于新兴网约导游平台┊,旅游圈巨头的日子显然要好过很多☆△。数据显示π,自2016年底携程向导平台上线以来π□,近三年时间内◇₯,平台上的向导已经覆盖了100多个国家和1000多个目的地♂▽,并有超过1万人注册△△。2019年第一季度∴♂,该向导平台总体服务51万余人〇▽,其中海外占比42%⌒。  不过☆,游客真正对导游服务需求有多少♂?网约导游从业者李明(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预订导游服务的游客□∵,主要需求还是在于用车♂▽。  据了解﹡,李明所在的网约导游团队已从业3年∴,手握几十辆车以应对游客需求⊿⊙。平时游客下单〇□,往往都是乘车服务☆☆,真正预订导游随行讲解的反倒是少数₯。“排行的前三名π♂,每个人下边都养着不少车⊙♂。”李明表示⊿,“游客出行▽⊙,还是用车的需求多∵。”  这一点也被其他从业者所认证⊙〇。据品橙旅游报道△◇,阳光车导CEO吴天斌曾表示﹡,从自身的运营经验来看☆∵,单纯做导游的话♂∟,市场没有那么大▽。在阳光车导平台上♀π,“导”方面的业务只占20%ππ,而“车”的业务占到了80%∟∵。  另外♂,网约导游之间的“压价”情况也时有发生□⊿。据了解⊿π,小明进驻的平台是以游客评价和接单量等因素进行的综合排名⌒π,小明团队在平台上长期位于前列〇,但用车服务的价格却一直保持着同行中的最低水平┊,3年不曾涨价♂。小明表示⊙,现在的价格已是极限∵,团队订单量大◇,尚能支撑这样的价格♂┊。在扣除平台和团队上级抽成后♂┊,司机接一个订单∴,可以获得该订单价格一半左右的收入◇。  不过▽,“压价”也是网约导游不得已的选择π。有游客直言♂,出去旅游□,交通成本当然是能少就少↑♂,乘车服务哪家便宜用哪家□。  导游自由执业属小众市场♂,缺追责保障  一方面是网约导游小平台发展遇阻↑♂,另一方面是大平台上游客重“车”不重“导”﹡∵。对国内游客来说∵〇,网约导游是否是“伪需求”π♂?在业内人士看来π,国内网约导游发展是趋势〇,但市场仍需培育△。  “导游自由执业应该说是一个趋势♀∵,但是必须要有一个很诚信的社会环境♂。旅行社出了问题可以找旅行社♂,自由导游服务出了问题谁来负责∵,谁来追责♀?现在我们国家还没有保证﹡。所以在整个社会环境的影响下☆,还很难真正把这样的制度推广开♂。”旅游专家王兴斌表示♂₯。  这也是小平台与大平台发展网约导游的差异所在♂〇。分析指出◇,在大平台本身已具备相当品牌、售后和流量的支持下π♂,消费者在其上选择自由导游服务₯▽,实际上是有整个平台的信誉做背书□,而这一点是新兴平台很难具备的优势△♂。  在此背景下♂,当前的网约导游仍属于小众市场⊿,培育仍需时间∟。“现在的网络很方便⊙,手机拿在手里▽,谁都可以查得到景点的资料⊙﹡,甚至游客自己租车∵□。网约导游市场是有的♂,但是现在还不是一个大众市场〇▽,网约导游的需求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王兴斌表示△∴,“但是这个方向是没问题的∟。”  另一方面△,对导游自身而言∵⊿,网约导游的吸引力也仍然存在┊♂,并出现了“改良”的形式♂♂。一位不愿具名的导游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每周会有固定的景点讲解服务△﹡,例如固定在某天某个时间段♀◇,针对一个景点展开深度讲解□,游客可以在OTA上购买后前来参与⌒。“不过还是借助旅行社的渠道〇,没有网约导游那样自由〇□。”该导游表示⊿。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郑艺佳【琅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