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刊财经】蓝盾光电财报数据异常 成本披露可能不真实,创业广和资讯

宣汉新闻 2019-05-18 字体:
创业广和资讯:文/胡振明 蓝盾光电不仅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找不到充分数据支持﹡,且所披露的采购数据也是难以让人理解的⊿,而与此相关的营业成本、存货中出现的数千万元的差异☆,进一步让人怀疑其财务数据的真实性〇₯。 近日∵,安徽蓝盾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盾光电”)发布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IPO□₯。蓝盾光电的主要产品是高端分析测量仪器∵,应用于环境监测、气象观测、交通和军工等领域⊿。 虽然蓝盾光电在报告期(2016年至2018年)的营业收入是增长的┊☆,但根据招股书的解释☆□,“公司营业收入的增长主要为环境监测领域业务收入增长所致₯,报告期内₯,国家积极出台环保产业政策π〇,加大对环保投入力度♂。近年来⊿∴,得益于国家对大气治理的持续关注以及相关政策的不断加码π⊙,环境监测仪器行业呈现快速发展的态势”┊。报告期内∴∴,蓝盾光电赶上了“好时机”⊙∴,但是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无法明确受惠政策的利好会有多长时间₯,而这其实是投资者需要关注的风险点△。 分析蓝盾光电的招股书π,《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发现⌒,该公司不仅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找不到充分数据支持∟π,且所披露的采购数据也是难以让人理解的△▽,而与此相关的营业成本、存货中出现的数千万元差异♂,进一步让人怀疑其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应收款项不能支持收入真实性 蓝盾光电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的应收账款净额和长期应收款(主要为分期收款销售模式下形成的到期日一年以上的长期应收款项)净额合计分别为22362.27万元、23299.71万元和28587.61万元⌒,占当期期末资产总额比例高达33.59%、27.55%和29.44%₯,如此占比数据显示⌒⊙,公司有很多资产是被留滞在应收款项之中了⊙。 对于蓝盾光电来说∴,应收账款和长期应收款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对营业收入的支持力度较弱之中□。分析营业收入与财务报表中的关联数据⊿,《红周刊》记者发现∟♂,其各年度应收款项金额虽然很大π,但与营业收入在勾稽关系处理上却不能获得合理匹配∵。 例如♀⊙,2018年营业收入有63955.13万元(如表1)∴♀,其中“仪器设备及系统”与“军工雷达部件”“系统集成及工程”和“运维及数据服务”的收入额分别有27359.21万元、26820.41万元和9750.86万元〇。根据招股书◇,这三类收入分别适用17%、11%和6%的增值税税率₯,考虑到2018年5月部分税率的下调◇,推算出2018年全年的含税营业收入大约有71780.29万元△。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57982.70万元∴∵,另外♂,预收款项减少2759.38万元﹡┊,这是预先收到的款项在本期结算为收入而减少的部分∴,因此加上这部分预先收到的现金流量⊙,则涉及本年度营业收入的现金流量流入金额为60742.08万元∴,将这一金额与含税营业收入勾稽┊┊,可发现有11038.21万元未付现的含税营收理论上将形成相应的经营性债权〇,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中⊿。 在资产负债表中〇〇,2018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1984.13万元、长期应收款5091.59万元和坏账准备3938.28万元▽∵,其合计金额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要多出6796.92万元∟♂,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形成的11038.21万元新增债权相差了4241.29万元〇△,即在2018年有4000多万元含税营业收入是存在虚增嫌疑的∴。 2017年的营收数据面临同样的尴尬↑▽。2017年♂,蓝盾光电含税营业收入有55911.65万元⌒∟,而同期57695.02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在剔除预收款项增加额6319.78万元之后△↑,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51375.24万元♂┊,将之与同期含税营业收入勾稽┊,有4536.41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并未收现∟,理论上这将形成新增债权∵⊙。 奇怪的是⊙,2017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长期应收款和相关坏账准备合计要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多出1143.50万元₯∟,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应该形成4536.41万元新增债权结果是明显不符的⊿☆。 蓝盾光电虽然在招股书中提及“以背书方式结算供应商款项”情况﹡◇,但并没有具体说明相关金额多少⌒,如果真的有数千万元的背书方式结算π┊,那么这个规模的金额足以影响投资者对相关数据的分析□↑,然而公司却不做具体数据的披露☆〇,显得是有些不太合理的▽。 难以理解的采购数据异常 除了营业收入方面数据让人产生疑虑之外◇↑,蓝盾光电的采购方面数据也是十分可疑的┊♂。 2018年┊⌒,蓝盾光电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了7067.30万元ππ,占比17.40%(如表2所示)〇,由此合理推算出这年的采购总额有40616.67万元﹡₯。因2018年5月税率有所下调₯,从月均采购额的角度⌒,前四个月按17%税率而后八个月按16%税率计算₯∴,全年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47250.72万元⊿△。 在这个规模的含税采购总额背景下□△,理论上₯∵,财务报表当中必然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和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对其形成支持∴,可事实上∴,蓝盾光电所披露的与采购相关数据却不是这样⌒π。 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2018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31716.12万元┊,除此之外☆♂,预付款项相比于上一年年末减少了399.04万元π,两项合计□┊,本年度用于采购的相关现金流量达到了32115.16万元△◇。将含税采购总额与现金流量做勾稽↑,则有15135.56万元的含税采购额并没有付现〇,理论上这将形成相同规模新增债务的△。 可事实上﹡⌒,蓝盾光电2018年年末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22007.65万元和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的合计12829.34万元相比⊿☆,仅新增了9178.30万元∟♀,与15135.56万元理论新增债务相差了5957.26万元〇,即意味着公司有近6000万元的含税采购并没有获得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 与之类似┊∴,2017年的采购数据同样没有获得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2017年〇⌒,由蓝盾光电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及其占比可推算出这一年的采购总额有30492.42万元▽,此外按17%税率考虑增值税进项税额◇◇,则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35676.13万元□。 从现金流量表看◇,2017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35978.66万元在冲抵预付款项减少额772.76万元之后□◇,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达到了35205.90万元♂,与同期含税采购总额勾稽▽△,两者间相差了470.23万元◇,即2017年应付款项只有470.23万元的增长才合理☆⊿。 可事实上⌒⊙,2017年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12829.34万元相比于上一年年末的15699.31万元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出现了大幅的减少♀,减少金额高达2869.97万元⊙。一来一去♀∴,可发现2017年也有3340.20万元含税采购来源不明情况〇∟。 成本披露可能不实 招股书还披露△,蓝盾光电2017年的营业收入较2016年增长了11.52%┊,同期营业利润增长71.25%〇∟,净利润增长13.77%;2018年较2017年营业收入增长29.47%☆□,营业利润大幅增长114.97%∵,净利润增长124.30%⌒∴。仅从数据表现来看↑,营业收入增幅是显著弱于利润增幅的₯,2018年尤为明显△⌒。 报告期内♂,蓝盾光电虽然出现营业收入与利润出现了增长不同步的情况₯◇,但招股书披露的营业成本、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却无明显异常变化♂π,这种情况或许可以归结为规模效益的影响▽,但也不能排除其中有粉饰利润的可能⌒。 根据蓝盾光电的采购与库存、销售数据勾稽结果来看☆,报告期内的营业成本是存在诸多不可信之处的∟。2018年♂,根据蓝盾光电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及其占比┊♂,可合理推算出当期采购总额有40616.67万元(如表3)₯。除去较少的能源消耗之外△,这些采购主要是材料设备和安装服务↑。 一般情况下⊙◇,原材料采购经过生产经营之后₯♂,完成产品销售确认的部分会被结转于营业成本∵↑,而其余的仍然留在存货当中∟。 招股书披露₯♂,2018年蓝盾光电的营业成本当中包括了23825.70万元的材料设备成本和9012.50万元的安装服务成本⌒,这两项成本是营业成本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将两项成本合计♂,与同期采购总额40616.67万元相比较ππ,要少7778.47万元↑,这意味着同期采购还有一定剩余会留在期末存货当中↑∴,体现为相同规模的原材料存货增加〇,或者各类产品增加额当中的材料设备成本及安装服务成本的增加┊。 2018年年末⊙┊,存货当中有5435.22万元的原材料┊,相比于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金额5008.62万元♂♀,仅增长了426.60万元△₯。也就是说⌒,直接以原材料形式存库的采购不是很多〇∟。那么这也就意味着π♂,同期存货当中的半成品、库存商品和未验收项目成本的新增金额中应该包含了7351.87万元的材料设备成本、安装服务成本才合理∴⌒。 蓝盾光电的存货构成情况显示∟┊,2018年存货当中有半成品8932.56万元、库存商品1079.79万元和未验收项目成本9136.33万元┊,这三种存货的期末合计金额为19148.68万元♂,相比于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17354.17万元增长了1794.51万元﹡。很明显♂π,三种存货的整体增长金额已经明显少于上述推算出来的7351.87万元的材料设备成本和安装服务成本了☆π。 那么☆◇,在这三种存货增长金额当中又包括了多少材料设备成本和安装服务成本呢⊿?招股书并未对此列明∴,然而根据这两项成本分别占同期营业成本的59.54%和22.52%比例来看☆◇,可合理推算出2018年存货当中的半成品、库存商品和未验收项目成本的增长金额中∵﹡,实际上只包括了1472.57万元的材料设备成本和安装服务成本□π。 将三种存货实际增加的1472.57万元的材料设备成本、安装服务成本和理论上应该增加的7351.87万元对比◇₯,可知还有5879.29万元的采购额既没有完成产销过程而结转至营业成本▽,也没有体现为同期存货当中相关项目的增加额◇。 2017年有相似的较大金额的成本差异﹡。这年的采购总额为30492.42万元↑﹡,考虑到同期营业成本当中包括了18079.17万元的材料设备成本和6776.39万元的安装服务成本△,那么◇◇,还有5636.86万元的采购额应该还留在存货当中才对♂。 然而₯,2017年年末的存货当中⌒,5008.62万元的原材料只比上一年年末增加了805.82万元而已⊿♀。除此之外⊿π,半成品、库存商品和未验收项目成本合计增加3039.07万元∴⌒,分别按58.08%及21.77%的比例测算其中所包含的材料设备成本和安装服务成本△,仅对应采购剩余金额中的2426.70万元♂☆,进而也意味着公司还有2404.34万元的采购额是得不到营业成本和存货数据的合理匹配♂。连续数年有数千万元成本数据异常π☆,显然这很难让人相信蓝盾光电招股书所披露的采购与成本信息的真实性〇。 (本文已刊发于2019年5月18日出版的《红周刊》)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红刊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π,风险请自担〇♀。【创业广和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