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遭激光笔照射:作恶者应被禁入演出场所,中国新闻出版署

宣汉新闻 2019-05-28 字体:
中国新闻出版署:蔡依林遭激光笔照射:作恶者应被禁入演出场所  【一家之言】  5月25日晚π⊙,歌手蔡依林在麦田音乐节演出时∟┊,被观众席上的不明人士用激光笔照射脸部☆,她敬业地闭上双眼完成了演出◇。事后♂,工作室发文回应称蔡依林安全无恙〇♂,蔡依林本人则用她的《美杜莎》歌词略带自嘲地回应:怕是怕〇♂,美杜莎张开双眼∟⊿,石化了民众∟∟。  激光笔照射舞台上歌手的事件并非首次发生⊙,在这之前♂,蔡徐坤、王源等人都被这么对待过□□,但相比于蔡依林而言∟△,这几位都处于偶像文化的风口浪尖上♂π,也常常被理解为来自于“对家”(竞争对手)的粉丝的挑衅△。  对于饭圈内的出格行为◇⊿,粉丝们所接受的规则一直是“饭圈事₯,饭圈毕”┊∴,有一套内部惩戒措施♂,粉丝们始终拒绝路人哪怕是支持的观点π,即便他们的内部秩序往往与网络暴力和人肉挂钩∵﹡。  这种伤害偶像的饭圈文化最直接的来源是韩国∵,H.O.T成员Tony安曾经在机场被簇拥的粉丝揪住耳垂不放导致了耳垂受伤△。还有更夸张的♂▽,东方神起的队长郑允浩接过粉丝递的饮料喝∴,却浑然不知瓶子里掺了胶水π,当晚便被送到医院急救△。  饭圈中人伤害偶像或“对家”的偶像⌒∵,带了些病态的占有欲▽。但蔡依林早已远离歌坛纷争多年♂┊,她的拥趸与周杰伦、萧亚轩、滨崎步的歌迷在互联网的争吵甚至都可以追溯到十年之前了♀◇。这次蔡依林被激光笔照射事件之所以受到更大关注∟,也是因为某种程度上它也是一个分界线:对公众人物的作恶∴,已经不再局限于饭圈之内了⌒。  回到开始的话题₯〇,为何现在还会有人将恶意发泄到蔡依林这类歌手身上π♂?  这便是“作恶的快感”⌒。  对道德、规则甚至法律的践踏♀,舆论对这种做法的批判〇,乃至这篇文章本身如果被作恶者看到◇,都会成为增加他们快感的筹码⊿,一个朝九晚五、籍籍无名的普通人⊙,所做的事情忽然众人皆知♂₯,且不管是歌手团队、主办方、歌迷或是网友都难觅其踪⌒,对于心智不健全的作恶者来说⊿↑,这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实际上π∴,这和偷拔轮胎气门芯、点燃鞭炮后扔到街上惊吓路人的顽劣儿童心态没有区别♂,但笔者无意分析他们的心理△∟,因为这种病态人格一旦形成﹡,我对社会舆论能将其改造这件事并不乐观◇⌒。戴维·迈尔斯在《社会心理学》中指出☆□,当作恶的成本宽松而且并不能带来后续问题时∟,多数人都可能会流露出恶的倾向⌒。  更可怕的是◇,作恶是会被模仿的⊙♂,群体之恶对作恶者罪恶感的消弭更甚↑┊,而目前的安检技术也无法将激光笔有效排查☆,所以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〇,公众在演出时照射激光笔乃至更过分的事件会更多∟♂。  而这一问题永远无法靠自省解决〇〇,将观看演出时的不端行为纳入个人征信系统、禁入演出场所、追究法律责任以及增加对演出场馆的监控都是有效的方式♂﹡。  □罐头辰(娱评人)【中国新闻出版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