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性通胀压力是否来了?——江海证券专题报告20190531,最新影视资讯

宣汉新闻 2019-06-07 字体:
最新影视资讯:一、中美贸易摩擦为什么会带来输入性通胀♀□? 中美贸易摩擦主要为成本输入型通胀⌒⌒,人民币贬值带来的影响将更广泛π∴。中美贸易摩擦主要可能会引起成本输入型通胀﹡〇,传导途径有两种∴∴。第一种我国提升对美国商品的关税♂♂,直接导致进口商品价格提升↑π,推高国内相关商品价格〇。第二种是中美贸易摩擦引发人民币贬值﹡┊,使得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以美元计价)的购买力下降⊙,导致进口商品价格提升♂,推高国内商品的价格◇。从影响范围来看◇◇,如果人民币贬值♀∴,带来的购买力下降不仅仅局限于对美国进口的商品⌒,而是影响所有美元计价的进口商品∵♂,造成的负面影响将更加广泛∟∵。 二、从关税提升看输入性通胀 本次加征关税对国内商品价格的影响较小♀,带来成本输入型通胀的概率较低↑。首先我们通过测算加征关税对所有进口商品的上涨情况来看△,本次加征关税使得进口商品平均上涨0.71%﹡▽。然后以大豆为例﹡,分析加征关税对CPI的影响为0.22个百分点π∟,在此次加征关税中大豆属于加征幅度较大的25%₯₯,且大豆的进口比例较高┊₯,所以总体来看对CPI的影响不大∴∴。最后我们分析了几种主要本次加征关税的产品对PPI的影响◇,总体来看影响不大△。综上↑,我们分析本次加征关税直接推动国内商品价格上涨的风险不大∟△。 三、从人民币贬值看输入性通胀 人民币贬值造成的输入性通胀压力更大▽。根据购买力平价理论◇,直接标价法的汇率等于国内商品价格除以国外商品价格♂,在国外商品价格不变时□,人民币发生贬值△,进口商品的本币价格被动上涨▽◇,从而推升国内商品的价格∴∟,导致输入型通胀▽∵。人民币贬值对通胀的影响更为广泛∴,所有进口商品的价格都会受到影响♂,从近期人民币贬值的幅度来看∵,对进口商品价格的影响已经超过对美国加关税的影响◇♀。 我们可以看到₯﹡,进口商品的价格变动与CPI呈现显著正相关□▽,但在2015年后进口商品价格变动对CPI的影响明显在减弱π,主要是由于进口商品中大宗商品的价格下跌☆,而CPI分项中的最终消费品需求相对刚性〇,所以CPI的降幅明显低于进口商品价格指数﹡。在进口价格上涨的趋势下▽☆,预期对国内通胀的传导效应会较前期下跌趋势更为显著△,叠加国内的通胀预期明显上升∵π,如果人民币继续贬值┊,输入性通胀压力也将增大♂,需警惕通胀风险↑。 四、输入性通胀暂时不是国内通胀的主要影响因素 上文我们从对美国加征关税和人民币贬值两个角度来分析了贸易摩擦给我国带来输入性通胀的可能性⊿。从加征关税的角度来看△△,我国对美国的进口比重在下降┊△,加征关税对整体进口商品的价格提升有限↑♂。从人民币贬值的角度来看⌒,人民币贬值会对所有进口商品的价格产生影响⊿₯,近期的影响幅度已经超过了对美加征关税的影响△。短期来看﹡﹡,由于加税幅度和覆盖面相对有限⊙⊙,叠加汇率贬值幅度暂时可控〇,所以输入性通胀影响相对有限⊙⌒,但从中长期看﹡♂,贸易摩擦短期难以缓和﹡,贬值压力难言消退┊,输入性通胀压力仍有进一步上升风险∵₯,叠加国内通胀上行趋势△⌒,未来通胀风险仍需警惕⊿。 一、中美贸易摩擦为什么会带来输入性通胀▽? 中美贸易摩擦硝烟再起◇,5 月 10 日美国宣布将 2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关税从10%上调至25%﹡,随后中国宣布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 600 亿美元美国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税率,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贬值迹象▽▽。贸易摩擦使得国内一方面在担心出口是否会出现下滑♀,另一方面也担心是否会给我国带来输入性通胀◇。 所谓输入型通货膨胀∟,是指由于国外商品或生产要素价格的上涨,引起国内物价的持续上涨现象﹡☆。是否受到输入型通胀的影响与经济的开放程度有关↑♂,即一国经济对外开放程度越大﹡↑,发生输入性通胀的概率也就越大☆◇。从传导路径的不同来看﹡⊙,主要将输入性通胀分为两种:货币型输入性通胀、成本型输入性通胀◇﹡。 成本输入型通胀是指在国际市场上⊿,特定商品(主要是大宗商品)由于外部冲击价格上涨∟⊿,当一国大量进口该种商品时↑⌒,且对于该种商品的价格只能被动接受时∵,进口价格的上升便直接或间接地推高该国国内市场的价格♂。如果特定商品为最终商品┊⌒,直接推升价格;如果特定商品为原料或中间产品◇↑,通过生产成本提高推升最终消费品价格♂▽,间接推升价格₯。 货币输入型通胀是指在经济和金融全球化的背景下↑₯,一个国家国内总需求和货币政策会受到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等因素的影响♂。当国外存在通胀时△,由于价格的原因致使本国的出口增加π,进口减少♂∴,使得该国的对外贸易将出现大量顺差♂,进而导致该国的外汇储备大量增加□。在固定汇率制下♀∟,大量的外汇储备将导致国内货币供给大大增加⊿,一方面直接推动国内价格的上升↑▽,另一方面资产价格持续升高π,加强了消费者对商品市场价格上升的预期⊿∟,这种预期也导致了国内商品价格的上涨↑♂。 中美贸易摩擦主要为成本输入型通胀∴,人民币贬值带来的影响将更广泛↑。中美贸易摩擦主要可能会引起成本输入型通胀♂,传导途径有两种△◇。第一种我国提升对美国商品的关税☆π,直接导致进口商品价格提升₯⊿,推高国内相关商品价格〇⌒。第二种是中美贸易摩擦引发人民币贬值↑▽,使得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以美元计价)的购买力下降□♂,导致进口商品价格提升〇,推高国内商品的价格♂。从影响范围来看⊿,如果人民币贬值□,带来的购买力下降不仅仅局限于对美国进口的商品↑,而是影响所有美元计价的进口商品π,造成的负面影响将更加广泛◇₯。 二、从关税提升看输入性通胀 我国的货物贸易总额位于世界第一位⌒♂,常年处于贸易顺差﹡,从2015年起贸易顺差呈收窄趋势↑△。从进口情况来看∟∵,近三年进口金额逐年增加□,2016年-2018年分别为15879.26亿美元、18437.93亿美元和21356.40亿美元⊿,17年和18年进口增速保持在16%左右┊♂。从进口商品类型来看↑⌒,高新技术产品、资源品、农产品(000061)、汽车为我国主要进口商品∵◇,排名前五的商品进口金额占到进口总金额的49.51%☆⊙。从进口的地区来看♀,欧美日韩为我国主要进口国∵,进口商品金额比例为38.04%∵⌒,2018年我国对欧盟、日本、美国的进口金额同比下滑₯₯,其中美国受到贸易摩擦影响进口金额同比增速明显下滑△▽,韩国逆势上涨♂,或由于对美国加征关税后﹡⊙,部分进口需求转移至韩国(2018年7月1日起下调对韩妆等日用品进口关税)∴⊙。 我国对美国原油的进口比例逐年上升⌒,大豆的进口比例逐年下降△△。我国对美国常年处于贸易顺差∟,进口金额相对稳定♂∟,但受到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自2018年4月起进口同比增速出现明显下滑⊙。2018年从美国进口金额为1553.66亿美元♂∟,与2017年基本持平⊿。从进口商品类型来看(按照HS分类)△♂,我国从美国主要进口电机电器等☆,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等〇,航天航空产品π,光学仪器﹡,汽车相关↑♂,原油为主的矿物和大豆为主的农产品等商品⊿。值得注意的是原油的进口比例逐年上升₯∵,大豆的进口比例逐年下降⊙♀。2016年美国发现巨型油田┊◇,可开采石油储量巨大♂◇,出口能力提升至世界前三♂。我国为了平衡中美贸易顺差↑♀,适当提升了美国原油的进口数量┊〇。 我国从美国进口航天航空产品比例明显下滑▽∟,降幅接近35%□。我们从某项商品总进口额中来自美国的占比来看哪些商品比较依赖于从美国进口♀,2018年我国航天航空相关商品⊙,书籍报纸等文化用品▽↑,炸药烟火相关商品、蔬菜水果等食品、照相及电影用品从美国进口的比例超过20%□π,通过对比2018年与今年的数据发现⌒,航空航天相关产品从美国进口比例从2018年的53.99%降至2019年1-4月的18.43%↑,或有科研能力提升导致国产替代的因素┊♀,也有美国对我国航天航空产品加征关税▽△,出口受到影响进而影响进口的原因⊿▽。另外大豆类产品从美国进口比例继续下滑至2.52%₯♂,谷物和艺术品、收藏品及古物也出现明显下滑┊,下滑比例超过10%♂,从美国进口比例分别降至0.23%和3.84%∵。 最近一次为了应对美方加征关税〇〇,我国于5月13日发布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税率的公告》(税委会公告(2019)3号文)□,对美国约600亿商品加征关税⊙。在税委会公告(2018年)6号文的基础上加征〇☆,其中有2493项从加征10%调整至加征25%∴↑,有1078项从加征10%调整至加征20%⌒⊙,有974项从加征5%调整至加征10%〇,有595项从加征5%调整至加征5%☆。 总体来看本次加征关税对进口商品价格推升幅度有限∟∟,但从对美国进口商品的关税调整幅度来看来12类鞋帽等上涨幅度最大♀,从对所有进口商品来看对13类矿物材料相关制品与10类木浆等相关制品价格影响较大▽。从数据上看□₯,从美国进口占比较高的有第17类: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〇,第2类:植物产品﹡,第10类:木浆等;废纸;纸、纸板及其制品◇△,以及第21类:艺术品、收藏品及古董⌒,占比分别为25.42%、15.22%、15.54%、15.52%♂。关税调整幅度较大的有第12类:鞋帽等制品π⊙,第15类:贱金属及其制品∟,第20类:杂项制品π,第14类:珠宝、贵金属及制品〇┊,第16类:机电、信箱设备及其零件、附件∵,第11类:纺织原材及纺织制品∟∵,上调幅度分别为18.02%、15.88%、16.08%、14.99%、14.40%和14.07%∴∴。进口商品的价格上涨较大的有以下几类:第10类:木浆等;废纸;纸、纸板及其制品⌒♂,第13类:矿物材料制品;陶瓷品;玻璃及制品♂,第18类:光学、医疗等仪器〇〇,第8类:革π☆,毛皮及制品等┊△,进口价格上涨幅度较高♂,上涨幅度分别为2.13%、1.94%、1.45%和1.34%π↑,即这几类商品对国内的物价水平影响相对较大▽。 需要注意几点♂☆,第一₯﹡,本表用2018年进口数据计算﹡♂,由于我国对美国加征关税一些行业会减少对美国的进口◇,总体来看影响金额较测算值会降低;第二♀,在对美国加征关税的同时₯,对部分国家的进口关税进行了调减▽⊙,受关税影响实际的商品进口价格较测算值会降低∴﹡。 以大豆为例测算加征关税对CPI的影响↑□。我国大豆消费对外依赖度高⊿,主要从巴西、美国、阿根廷和加拿大进口大豆∴,2019年一季度〇,我国从巴西、美国、阿根廷、加拿大进口数量占比分别为58%、15.3%、12.8%和12.4%⊙。从大豆的单价来看⊙π,1季度巴西和美国的大豆价格逐月降低♀♀,其中巴西的大豆价格从1月的451.02美元/吨降至3月的407.23美元/吨⊿﹡,美国的大豆价格从1月的455.82美元/吨降至3月的400.97美元/吨△◇,3月巴西大豆价格略高于美国6美元/吨∴♂,阿根廷的大豆价格相对平稳(一季度均价451.86美元/吨)〇△,加拿大大豆价格上涨(一季度均价446.24美元/吨)□∟,但两者价格明显高于美国和巴西〇♂。 在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情况下↑∵,我们测算加征关税使得大豆价格约上涨20%∴◇,通过不同途径拉动CPI约0.22个百分点₯。从CPI来看〇,假设其他条件不变♀,如果大豆价格由于加征关税而上涨25%₯▽,其他国家价格与美国上涨后持平(如果其他国家大豆价格高于美国⌒⊿,仍可选在美国进口)┊₯,巴西、阿根廷、加拿大的价格(3月价格基础上)分别上涨23.08%、11.07%和12.61%♂﹡,其他国家大豆价格不变♀。按照1季度的进口比例进行测算∵,进口大豆价格将因加征关税上涨20%☆,由于大豆主要依赖进口∴﹡,我们假设国内大豆价格与进口价格同比比例上涨♀⌒。豆制品、食用油中豆油和饲料中的豆粕(假设所有饲料均为猪饲料〇,猪肉在CPI中占比约为2.5%)在CPI中约占0.36%、0.12%和0.63%□π,如果大豆价格上涨20%◇〇,通过豆制品、食用油中豆油和饲料中的豆粕(假设所有饲料均为猪饲料π☆,猪肉在CPI中占比约为2.5%)拉动CPI分别约为0.072%↑,0.024%△↑,0.126%↑,共计拉动CPI上涨0.22%▽△。但是我们认为实际值或低于测算值◇,第一₯,对美国进口关税上涨会改变大豆的进口结构↑⌒,其他国家上涨后的大豆价格不会高于美国由于关税上涨后的价格▽∵。如果其他国家价格高于美国的价格⊿,我国仍然会选择进口美国的大豆⊿,所以加征关税使得大豆价格上涨幅度可能低于测算值∟。第二〇⊙,制作饲料为大豆的重要用途之一∵□,受到非洲猪瘟和猪周期影响我国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数仍处于减少趋势中♀,对大豆需求造成负面影响⊙♀,根据测算2019年对大豆的需求将减少1000万吨左右☆,约占2018年大豆进口量的11%₯π,需求的减弱对大豆价格也会造成负面影响₯⊿。第三₯⌒,还需考虑禽类、牛、羊等饲料中也含有豆粕☆△,大豆价格的上涨也会通过这些商品推动CPI上行♂。 我们按照2018年不同行业营业收入推算各行业在PPI中的权重♀,对加征关税对进口商品价格拉动较为显著的行业进行测算♀。矿物等商品(第13类)、木浆等(第10类)、革、皮毛等(第8类)、光学、医疗等仪器(第18类)、木制品(第9类)、塑料等(第7类)和化工商品等(第6类)由于加征关税导致整个进口商品价格上涨较多⊙◇,我们假设这些商品全部来自于进口♀,根据计算的PPI权重▽,算得这些商品价格的上涨对PPI拉动约为0.14个百分点⊿☆。我们需要注意两点﹡,第一、以上商品的进口比例低于100%▽□,实际上对PPI的影响减弱₯。第二、矿物、木浆、化工在产业链处于中上游∟,价格若上涨会向下传导推升PPI◇₯。 本次加征关税对国内商品价格的影响较小〇,带来成本输入型通胀的概率较低∴↑。首先我们通过测算加征关税对所有进口商品的上涨情况来看∟∴,本次加征关税使得进口商品平均上涨0.71%☆。然后以大豆为例◇⊙,分析加征关税对CPI的影响为0.22个百分点□◇,在此次加征关税中大豆属于加征幅度较大的25%⊿▽,且大豆的进口比例较高┊,所以总体来看对CPI的影响不大∴。最后我们分析了几种主要本次加征关税的产品对PPI的影响〇□,总体来看影响不大♂﹡。综上∟▽,我们分析本次加征关税直接推动国内商品价格上涨的风险不大∟⌒。 三、从人民币贬值看输入性通胀 近期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人民币出现大幅贬值迹象∟。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经济造成负面的影响⌒﹡,增加了人民币贬值预期☆∵。5月10日至30日⊙♂,美元兑人民币由6.8118升至5月30日的6.9051☆▽,上涨幅度为1.35%♂,而同时期内美元指数上涨幅度仅为0.87%⊙。另外人民币对其他主要进口国也出现贬值♂,5月10日至30日▽,欧元、100日元、澳元、加元对人民币均上涨♂⌒,上涨幅度分别为0.85%、1.89%、0.48%、1.39%∟∵,仅英镑受到脱欧事件对经济的持续影响∟,兑人民币下跌┊﹡。 人民币贬值造成的输入性通胀压力更大﹡◇。根据购买力平价理论〇▽,直接标价法的汇率等于国内商品价格除以国外商品价格♀,在国外商品价格不变时▽∟,人民币发生贬值┊,进口商品的本币价格被动上涨∴,从而推升国内商品的价格∵∴,导致输入型通胀〇⌒。人民币贬值对通胀的影响更为广泛♂,所有进口商品的价格都会受到影响⌒,从近期人民币贬值的幅度来看∵,5月10日-30日∵﹡,美元对人民币变动为1.35%◇,那么人民币汇率贬值造成进口商家价格上涨幅度为1.35%⊙,前面已经测定增加关税对进口商品价格的提升为0.71%☆∴,可以发现﹡π,人民币贬值对进口商品价格的影响已经超过对美国加关税∟。 我们可以看到⊙☆,进口商品的价格变动与CPI呈现显著正相关〇▽,但在2015年后进口商品价格变动对CPI的影响明显在减弱π,主要是由于进口商品中大宗商品的价格下跌⌒〇,而CPI分项中的最终消费品需求相对刚性﹡,所以CPI的降幅明显低于进口商品价格指数⌒。在进口价格上涨的趋势下△,预期对国内通胀的传导效应会较前期下跌趋势更为显著∟,叠加国内的通胀预期明显上升π☆,如果人民币继续贬值♂∟,输入性通胀压力也将增大△〇,需警惕通胀风险⊿₯。 四、输入性通胀暂时不是国内通胀的主要影响因素 上文我们从对美国加征关税和人民币贬值两个角度来分析了贸易摩擦给我国带来输入性通胀的可能性〇。从加征关税的角度来看﹡∟,我国对美国的进口比重在下降↑π,加征关税对整体进口商品的价格提升有限∴□。从人民币贬值的角度来看⊿,人民币贬值会对所有进口商品的价格产生影响∵,近期的影响幅度已经超过了对美加征关税的影响⌒。短期来看π,由于加税幅度和覆盖面相对有限⌒↑,叠加汇率贬值幅度暂时可控∴,所以输入性通胀影响相对有限∟₯,但从中长期看△△,贸易摩擦短期难以缓和□₯,贬值压力难言消退∴┊,输入性通胀压力仍有进一步上升风险┊▽,叠加国内通胀上行趋势₯,未来通胀风险仍需警惕〇。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屈庆债券论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最新影视资讯】